专利燃藜·苏州中院|诚信原则在实用新型专利侵权行为认定中的适用

专利转让 · 0℃

‍裁判要旨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应以维护“尊重知识、崇尚翻新、诚信遵法”的市场环境为己任,技术合作方在合作期间内通过接触相对方提供的合作设备, 知悉设备的技术方案后,违背诚实诺言原则,私行利用该技术方案制造新的机器设备用于生产运作,即便该制造、利用行为在涉案实用新型专利申请日后、授权日前亦应给予否认性评估,应认定形成专利侵权,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转自“江苏知产视野”裁判文书摘要一审案号(2016)苏0583民初10167号二审案号(2017)苏05民终4612号案由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合议庭王燕仓、庄敬重、浦智华法官助理徐飞云奉告员石敬瑀当事人上诉人(原审原告):江苏绿辰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苏时创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裁判日期2017年11月8日一审裁判结果驳回绿辰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二审裁判结果一、撤销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2016)苏0583民初10167号民事讯断;二、江苏时创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侵犯涉案第ZL201520121624.9号,名称为“一种电解槽电解板固定安装构件”的实用新型专利权的行为;三、江苏时创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于本讯断生效后旬日内赔偿江苏绿辰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平允开支算计100万元;四、驳回江苏绿辰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涉案法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七条、第一百二十条、第一百二十三条、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八项、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第一百一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协定法》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一条、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十二条、第四十二条、第五十九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九条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裁判文书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讯断书(2017)苏05民终4612号当事人信息上诉人(原审原告):江苏绿辰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瑞辰,总经理。委托诉讼代理人:邵雪明,吉林百瑞状师事务所状师。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苏时创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罗家跃,总经理。委托诉讼代理人:赵资,男,公司员工。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春,江苏众盛状师事务所状师。审理颠末上诉人江苏绿辰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辰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江苏时创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创公司)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2016)苏0583民初10167号民事讯断,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7年5月1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8月18日地下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绿辰公司法定代表人张瑞辰及委托诉讼代理人邵雪明、被上诉人时创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赵资、王春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局。上诉人诉称绿辰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讯断,改判支持其一审诉讼请求。现实和理由:1、时创公司以非法获取绿辰公司的技术和设计仿造绿辰公司微蚀废液电解系统成套设备,该行为属于侵权行为。根据绿辰公司和时创公司签订的《南亚(昆山)线路板工场微蚀刻项目合作书》的约定,绿辰公司提供两套微蚀刻废液电解系统成套设备,并构建全厂输液集中系统及末端电解铜车间工程规划。但在协定履行过程中,时创公司驱逐绿辰公司委派的操作职员,在绿辰公司通盘不知情的情况下,非法以绿辰公司的技术和设计仿造了第三台设备,其行为属于侵权行为。2、时创公司在绿辰公司专利授权后依然利用着实施专利行为生产的设备,用于生产运作,其行为属于侵权行为。时创公司仿造的设备投入时间是2015年7月22日,涉案专利的授权日是2015年7月29日,在一审诉讼期间时创公司仍在利用其仿造的设备用于生产运作,是以时创公司在涉案专利授权日之后的利用行为形成侵权。被上诉人辩称时创公司二审辩论称:一审认定现实清楚,适用条文正确,应予维持。理由如下:1、时创公司生产的第三台设备是在绿辰公司涉案实用新型专利授权公告日之前,是正当行为,后续的利用也不形成侵权。由于本案与最高院指导案例20号类似,根据最高院民三庭最高院案例指导办公室对该案例裁判要点的解释,实用新型授权前制造的专利产物的销售、利用等后续行为也不侵害专利权。2、涉案专利是公知技术,且涉案合作设备是社会上地下利用的设备,仅仅是各部件简单组合。3、时创公司生产的第三台设备与涉案专利所载的技术方案既不相同也不等同。4、绿辰公司称时创公司以非法手段获取其技术和设计反造微浊电解设备属于侵权行为没有现实及条文依据,两边的合作协议也无保守秘密协议的约定。绿辰公司派驻到南亚公司的职员系与时创公司签订协定劳动,因个中一名员工偷铜被时创公司解除协定,此外几名员工因不服从管理自立要求离职,是以时创公司依据劳动协定约定依法摒挡并无不当。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绿辰公司的请求。一审原告诉称绿辰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请求判令时创公司:一、停止侵犯涉案专利的行为,停止利用专利侵权设备;二、赔偿绿辰公司10万元;三、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后变更第二项诉讼请求,请求判令赔偿绿辰公司经济损失及平允开支1953000元。一审法院查明一审法院认定现实:绿辰公司系专利号为ZL201520121624.9,名称为“一种电解槽电解板固定安装构件”的实用新型专利的专利权人,该专利的申请日为2015年3月2日,授权公告日为2015年7月29日,专利权处在有效状态。绿辰公司主张以权益要求1-8为本案专利保护规模。该专利的权益要求奉告载:1、一种电解槽电解板固定安装构件,其特征在于,所述构件包括:悬挂基座,其具有多个第一开槽;固定底座,其具有多个第二开槽;阳极板,其顶边固定第一导电棒,而且其底边镶嵌第一绝缘棒;阴极板,其顶边固定第二导电棒,而且其底边及两侧均镶嵌第二绝缘棒;所述阳极板通过所述第一导电棒固定于所述第一开槽中,而且通过所述第一绝缘棒固定于对应的所述第二开槽中;所述阴极板通过所述第二导电棒固定于所述第一开槽中,而且通过所述第二绝缘棒固定于对应的所述第二开槽中;所述阳极板与阴极板穿插排列。2、根据权益要求1所述的电解槽电解板固定安装构件,其特征在于,多个所述第一开槽等距排列,多个所述第二开槽等距排列。3、根据权益要求2所述的电解槽电解板固定安装构件,其特征在于,所述第一绝缘棒具有用于夹住所述阳极板的第三开槽;所述第二绝缘棒具有用于夹住所述阴极板的第四开槽。4、根据权益要求3所述的电解槽电解板固定安装构件,其特征在于,所述第三开槽的槽宽度略小于所述阳极板的厚度;所述第四开槽的槽宽度略小于所述阴极板的厚度。5、根据权益要求1至4任一项所述的电解槽电解板固定安装构件,其特征在于,所述悬挂基座的材质为耐温绝缘塑料或电木。6、根据权益要求1至4任一项所述的电解槽电解板固定安装构件,其特征在于,所述第二开槽的槽边有倒角。7、根据权益要求1至4任一项所述的电解槽电解板固定安装构件,其特征在于,所述固定底座的材质为耐药耐温绝缘塑料。8、根据权益要求1至4任一项所述的电解槽电解板固定安装构件,其特征在于,所述第一绝缘棒和所述第二绝缘棒均为耐温耐药绝缘的塑料棒。时创公司认为被诉侵权产物与涉案专利的区别点在于:涉案专利权益要求1记载有固定底座,而时创公司设备的设计为两条支撑板;涉案专利权益要求1记载的第二开槽是一样大的,而被告设备的设计的开槽为一大一小;涉案专利权益要求3记载有绝缘棒具有用于夹住所述阳/阴极板的开槽,而被告设备的绝缘棒夹住阴极板的开槽方式是一体采购的,熟手业中多量利用的,在外加工生产的绝缘板的开槽是闭合的,因生产工艺使其与阴极板结合在一起。另查明,时创公司成立于2011年12月14日,注册资本400万元,运作规模包括环保、节能设备和材料的研发、生产、加工、销售;环保技术开发、技术征询、技术服务;废旧物资采纳等。2014年绿辰公司(乙方)与时创公司(甲方)签订了《南亚(昆山)线路板工场微蚀刻项目合作书》一份,内容如下:经两边友好协商,就甲方在南亚公司PCB一、二、三厂微蚀刻工序的清洁生产项目,达成如下合作协议。一、合作事项:1、乙方提供月处置惩罚350-400吨处置惩罚能力的微蚀废液电解系统成台设备2台,算计280万元。并建构全厂输液集中系统及末端电解车间工程规划及发包,算计157.937万元(含税6%)。南亚公司增产时,乙方根据产能情况增长设备投资,确保南亚公司生产产出微蚀废液通盘的处置惩罚。2、甲方同意对南亚公司微蚀工序进行清洁生产,即由甲乙两边提供微蚀废液电解系统以及相关配件设施,进行微蚀工序废液末端电解提铜利用工程。3、甲乙两边合作期限为五年,合作期满后根据甲方与南亚公司协定相应之条目再合作续约。4、甲乙两边获得其投资设备所生产的副产物电解铜,合作时间从2014年1月1日开始生效。所迸发电解铜价值分配方式为甲方根据南亚公司协定中结算已分配利润后(扣除各项费用后)之30%返还乙方。5、合作期间两边为生产之电解铜以合营询比价模式,报价方式为:收购价=当日铜价(含税价)*折数(%)(废电解铜市场行情买卖折数)备注:当日铜价以上海金属网公布的“金属铜当日均价”为准。二、两边权益:1、在合作期间,本协定项目的设备及相关配套设施,其所有权归甲乙两边(70%30%)所有;甲方有权对乙方提供的设备进行第三方机构评估,评估内容包括设备价值、性能、资本、技术等真实性。乙方提供的设备价格中只能允许3%以内的管销资本,除此之外不能含有其他盈利。否则甲方有权取消乙方在该项目中所享有的所有股份及利润分配。三、甲方职责:对于乙方派驻到甲方进行设备操作和维护的职员要给予需求的协助,实时摒挡厂区进出许可证,确保设备的正常运转。四、乙方职责:按照协定提供符合清洁生产和微蚀废液电解系统及安装工程和相关配套设施;负责设备安装工程,并委派专人24小时驻厂服务,以确保设备正常生产。…六、违约责任:乙方设备的型号尺寸是根据南亚公司提供的场地和微蚀工序废液产出量而制造,因南亚公司缘由或安装场地而招致设备不能安装,乙方有权解除协定;因乙方缘由安装后设备不能正常运转,甲方有权解除协定并向乙方追偿所有投资款及损失;两边在协定约定的期限内,不得无端解除协定。涉案南亚公司微蚀刻项目实验前的《制程废液再生轮回采纳利用项目环境影响请示书》载明,项目购置的碱性蚀刻废液处置惩罚设备单台处置惩罚能力约1200吨/年,共设置三台设备,设计处置惩罚能力3600吨/年;微蚀废液处置惩罚设备单台处置惩罚能力4320吨/年,共设置三台,设计处置惩罚能力12960吨/年。两边合作期间,绿辰公司在南亚公司厂区安装了二台微蚀废液电解系统成套设备,并派遣员工驻厂进行设备的运转和维护。2015年6月绿辰公司的驻厂工人因时创公司向南亚公司申请功课职员调离,南亚公司收回厂证致使无法再进入南亚公司。之后,时创公司向绿辰公司收回解除协定的通知,该通知内容首要为:“按照项目协定书约定,甲方有权对乙方提供的设备进行第三方机构评估,如乙方提供的设备价格不是资本价,甲方有权取消乙方在该项目中所享有的所有股份及利润分配。现经第三方评估,你司提供的设备价值远远高于资本价,故通知取消你司在该项目中所享有的所有股份及利润分配、解除与你司之协定并保留向你司要求返还提供设备的不当得利款项以及赔偿的权益。”2016年3月14日,绿辰公司以时创公司为被告向昆山市人民法院提出合资协议纠纷之诉,该案在现场设备勘查中,发现现场除了绿辰公司提供的二台微蚀废液电解系统设备外,时创公司又自行生产了一台微蚀废液电解系统设备。绿辰公司认为,时创公司自行生产的设备系对其设备的仿造,侵害了着实用新型专利权,从而激起本案纠纷。绿辰公司提供状师费发票主张其为本案支付状师费50000元。又查明,2014年南亚公司(甲方)与时创公司(乙方)签订《昆山微蚀废液电解采纳合约》一份,甲方委托乙方代为网络、储存、运输、利用、处置固体废物;上海有色金属网现货铜定盘价平均30000元/吨以上时,归还甲方比例18%;甲方提供所需水、电及废水处置惩罚,迸发之费用由乙方支付;协定有效期为2014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废电解铜计价以甲方提交请示当日上海有色金属网现货平均含税价计价;乙方在提运前先以甲方签准请示,将甲方归还比例18%的金额汇款至甲方指定账户,甲方收到乙方缴交款项后乙方方能提运出厂,甲方另开具前述金额的17%增值税发票给乙方;乙方每次提运前须先至甲方指定部门,开立出厂笔据才能装运,进出厂时车辆需先过地磅;协定终止后,由乙方无条件拆除采纳设备,安装试车期限半年,若采纳处置惩罚效率不能稳定96%,且电解铜含铜量<99.99%,乙方承诺无条件搬走;协定约活期限5年,到期后设备归乙方,两边续谈合约,甲方优先考虑乙方继续合作。一审审理过程中,南亚公司于2016年12月9日出具《情况说明》一份,载明时创公司在南亚公司自2014年4月3日至今采纳电解铜的数量、价格以及进场时间,具体为:2015年5月8日出厂铜153.48吨,价格为44090元/吨;2015年8月18日出厂铜36.756吨,价格为39500元/吨;2015年8月26日出厂铜6.824吨,价格为39500元/吨;2015年9月29日出厂铜33.018吨,价格为38800元/吨;2015年12月15日出厂铜30.016吨,价格为35345元/吨;2016年2月29日出厂铜31.74吨,价格为35550元/吨;2016年4月28日出厂铜28.74吨,价格为37500元/吨;2016年8月3日出厂铜58.81吨,价格为37710元/吨;2016年11月2日出厂铜30.2吨,价格为38500元/吨。该《情况说明》同时载明,时创公司第三台电解微蚀刻设备的验收利用时间在2015年7月份。2017年1月5日,南亚公司出具《情况说明》一份,载明时创公司安装的第三台微蚀刻废液电解设备的利用时间为2015年7月22日。时创公司当庭陈述涉案第三台电解微蚀刻设备是按照环评设计要求,部分零部件对外采购,自行生产组装的。绿辰公司在(2016)苏0583民初4123号庭审中自行陈述,现在处置惩罚的废液二台设备通盘能够胜任,无需第三台。又查明,2002年冶金工业出版社出版的《现代铜湿冶金》记载了有关阴极利用更小的级间距、母版外缘需加以封闭、底边的封边条改用滑槽式等内容。2000年9月《有色冶金设计与钻研》收录的“永久阴极铜电解技术述评”论文中有不锈钢阴极板的图解。2011年12月《有色冶金设计与钻研》收录的“永久不锈钢阴极铜电解槽系统的设计与实践”论文中载明不锈钢阴极板的绝缘包边条用改良的聚丙烯塑料颠末机械加工而成。2010年9月10日,三门三友冶化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的“永久不锈钢阴极板安装维护手册”中载明装夹条的工序。一审法院认为一审法院认为,《专利法》第十一条和第四十条规定,实用新型专利权自公告之日起生效。根据上述规定,授权公告日是实用新型专利权生效并获得保护之日,在该日之前所发生的实足实验专利的行为均不属于侵权行为。本案中,被诉侵权的第三台微蚀刻废液电解设备的利用时间为2015年7月22日,而涉案实用新型专利的授权公告日为2015年7月29日,故被诉侵权行为发生在专利授权之日前,不形成专利侵权。一审裁判结果据此,一审法院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四十条之规定,讯断驳回绿辰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2350元,顾全费1000元,合计23350元,由绿辰公司负担。举证质证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环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现实,本院认定如下:绿辰公司提交的证据3绿辰公司与定颖电子(昆山)有限公司和竞华铭旺电子(深圳)有限公司签订的生产合作协定书,该证据涉及绿辰公司与案外第三人的合作,与本案所涉专利侵权纠纷无直接联系关系性,故对该证据不予采纳。时创公司提交的证据1中的员工终止协议,虽有签字,但没有按印,且无其他证据相佐证,无法判断是否系员工自己所签,故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定;证据2系网上下载的第三方公司先容,先容内容的真实性未有其他证据佐证,也无法体现出宣传内容的形成时间,且个中所涉的内容只是对设备部分部件的先容,未覆盖整个技术方案,与本案专利的技术不具可比性,故对该证据的三性不予认定;证据3系设备照片,但照片无法反馈具体的拍摄场景,无法与时创公司所指称的设备利用方建立直接的对应相干,且照片系对设备表面个别部件的拍摄,无法反馈整个技术方案,与本案的专利技术不具可比性,故对该证据的三性不予认定。本院查明本院二审查明:时创公司在二审中称,绿辰公司和时创公司合作期间,绿辰公司派员工进驻南亚公司进行设备的日常操作和维修,部分驻厂员工与时创公司签订劳动协定,工资由时创公司负担。2015年5月31日,绿辰公司向南亚公司发送告罪信,表示因绿辰公司派驻的一名员工有偷铜行为,其已将该员工予以开除,同时承诺日后会增强对其驻厂工人的管理。2015年9月30日,时创公司委托南京德和资产评估事务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德和公司)就绿辰公司提交合作的两套微蚀刻废液电解系统成套机器设备进行评估。南京德和公司以2015年9月30日为基准日采用重置资本法对上述设备进行评估,即以来源可靠的最新市场价格作为计算的依据,计入运杂费、安装调试费、基础费等平允费用后确定重置通盘价,按照重置通盘价*成新率确定设备评估值为1341313元。时创公司据此向绿辰公司收回解除协定通知书。2016年3月14日,绿辰公司向昆山市人民法院提出(2016)苏0583民初4123号合资协议纠纷之诉,请求解除与时创公司的合作协议,并要求时创公司支付合作收益等。昆山市人民法院一审驳回绿辰公司所有诉讼请求。绿辰公司不服一审讯断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审理后认为一审认定基本现实不清,裁定撤销昆山市人民法院(2016)苏0583民初4123号民事讯断,发还昆山市人民法院重审。在该案二审过程中,时创公司明确合作协议纠纷只解决两台合作设备的投资收益分配问题,本案被诉侵权的第三台设备系其自有财产,与绿辰公司无涉。本院于2017年8月4日至南亚公司就被诉侵权设备进行了现场勘验,并建造勘验笔录。绿辰公司明确在本案中主张保护的是涉案专利权益要求1-8,其认为被诉侵权的设备具备了涉案专利权益要求1-8的全部技术特征,落入了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规模。时创公司认为被诉侵权设备不具备权益要求3、4中的“绝缘棒具有用于夹住所述阴极板的开槽”这一技术特征,其是长夹具,没有槽的观点,被诉侵权设备也不具备权益要求6中的“倒角”这一技术特征,其是切槽,此外的技术特征与涉案专利的权益要求一致。经比对,被诉侵权设备为一种电解槽电解板固定安装构件,具备了涉案专利权益要求1、2、5、7、8的技术特征。对此,两边当事人均不持贰言。针对于权益要求3和4所述的“开槽”这一技术特征,被诉侵权设备系通过弯曲绝缘棒,使得其两边向内卷曲形成一个类似“水点状狭缝”,所述狭缝用于容纳阴极板,向内卷曲的张力夹住所述阴极板,实现“夹具”的作用。针对权益要求6所述的“倒角”这一技术特征,被诉侵权设备采用的是倒梯形开槽方式,其开口上端面本身具有钝角结构。两边当事人对一审法院查明的现实无贰言,本院予以确认。结合当事人诉辩主张及当庭陈述,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1、时创公司自行制造的微蚀废液电解设备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规模;2、时创公司主张的现有技术和先用权抗辩能否成立;3、时创公司的被诉行为是否形成对涉案专利权的侵犯,如形成侵权则相应的责任如何承担。本院认为本院认为:一、关于时创公司自行制造的微蚀废液电解设备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规模的问题绿辰公司申请的第ZL201520121624.9涉案专利经国度知识产权局授权,现行有效,依法受条文保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规模以其权益要求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及附图能够用于解释权益要求的内容。”是以判断被控侵权设备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规模,要将被诉侵权产物的技术特征与专利的技术特征进行对比,如被诉侵权产物的技术特征蕴含了专利相应权益要求记载的所有技术特征,则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规模。本案中,经将被诉侵权设备与涉案专利权益要求1-8进行比对,首先,被诉侵权设备具备了涉案专利权益要求1、2、5、7、8记载的技术特征。其次,关于时创公司抗辩的两个区别点,本院认为涉案专利权益要求3载明“所述第二绝缘棒具有用于夹住所述阴极板的第四开槽”,权益要求4载明“所述第四开槽的槽宽度略小于所述阴极板的厚度”,这两个权益要求限定了开槽的效率是夹住所述阴极板,而对所述开槽的具体结构并未限定。被诉侵权设备的绝缘棒是通过弯曲所述材料,使得其两边向内卷曲形成一个类似“水点状狭缝”,所述狭缝用于容纳阴极板,向内卷曲的张力用于夹住所述阴极板,由此实现所述“夹具”的作用。《现代汉语辞书》对于“槽”的界说为“两边高起,中间凹下的物体,凹下的部分叫槽”,即被诉侵权设备中的“水点形狭缝”亦属“槽”的一种,且由于所述绝缘棒两边向内卷曲至接触,是以能够认定其开槽的宽度小于所述阴极板的厚度。故被诉侵权设备具备了涉案专利权益要求3、4的技术特征。关于权益要求6中的“所述第二开槽的槽边有倒角”这一技术特征,涉案专利并未对“倒角”做特殊寄义的限定,就是指公知的倒角,即为了去除零件加工表面转角处的毛刺、锐边和便于零件装配,日常在轴和孔的端部加工出倒角,倒角多为45度,有时也为30度或60度。而被诉侵权设备采用的是倒梯形开槽方式,其开口上端面本身就具有钝角结构,这与公知的通过采用倒角获得钝角结构明显不同。故应认定被诉侵权设备不具备权益要求6所述的“倒角”这一技术特征。综上,被诉侵权设备具备了涉案专利权益要求1、2、3、4、5、7、8相同的全部技术特征,落入了涉案专利的保护规模。二、关于时创公司主张的现有技术和先用权抗辩能否成立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六十二条规定:“在专利侵权纠纷中,被控侵权人有证据证明着实施的技术或者设计属于现有技术或者现有设计的,不形成侵犯专利权。”本案中,时创公司提供了文献证据和第三方设备的照片证明着实施的是现有技术,然则文献证据中并未有涉及涉案专利完备技术方案的内容,第三方设备的照片也未能反映“固定底座”这一技术特征,故时创公司主张的现有技术抗辩现实依据不足,不予支持。另,按照正常的贸易生意业务规则,如若时创公司所抗辩的涉案技术方案是行业内公知技术,则其作为一个理性的竞争者支付几百万的对价与绿辰公司进行合作,该做法明显与正常的贸易生意业务规则不相符,故时创公司主张的现有技术抗辩在常知、常情上亦不能自圆其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在专利申请日前曾经制造相同产物、利用相同法子或者曾经作好制造、利用的需求筹备,而且仅在原有规模内继续制造、利用的,不视为侵犯专利权。本案中,时创公司系在涉案专利申请日之后开始制造被诉侵权设备,诉讼中未提供如设计方案、购买原材料发票等证据证明其在涉案专利申请日前曾经做好制造被诉侵权设备的需求筹备,故时创公司主张先用权抗辩亦缺乏现实依据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三、关于时创公司被诉行为是否形成对涉案专利权的侵犯,如形成侵权则应承担的责任问题解决知识产权权益抵触应遵循保护在先权益原则、维护公平竞争原则和诚实诺言原则,并依此正确界定当事人的正当权益,明确知识产权之间的权益边界。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案例20号或其他涉及实用新型专利授权日前曾经制造、利用、销售、许诺销售的相关案例,案例的裁判宗旨是专利权人对于别人在发明专利或实用新型专利授权公告日前实验该专利的行为,并不享有请求别人停止实验的权益,曾经售出的产物的后续行为,包括利用,也该当得到允许。结合本案是实用新型专利侵权纠纷的实际,判例调整的对象是实用新型授权公告日之前已发生的销售行为的原产物的后续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六十九条第(二)项规定“不视为侵犯专利权”的情形,是在专利申请日前曾经制造相同产物、利用相同法子或者曾经作好制造、利用的需求筹备,而且仅在原有规模内继续制造、利用的,也即尽管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没有零丁为权益人列出一项“先用权”,但只有符合上述“先用权”情形的能够对专利侵权行使抗辩权。而岂论是判例宗旨还是条文规定,从鼓励发明创造、平允平衡专利权人与社会民众之间的利益解缆,不侵权抗辩成立的要件首先主体是同业竞争的普通社会民众,协定相对人、技术合作开发合资人等能接触该技术的主体不在规模之内。其次,获得所涉技术的途径正当,系自行自力研发或通过正当手段获得专利权内容,根据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条文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被诉侵权人以非法获得的技术或者设计主张先用权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本案划定绿辰公司和时创公司的权益鸿沟时,应充分考虑时创公司身份的特殊性,及其主观状态,在平衡两者利益之时,不该仍按照权益人与普通社会民众利益衡量的标准进行,而应并重保护翻新者,保护诚实劳动、诚信运作者。《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七条规定:“民正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该当遵循诚信原则,秉持诚实,恪守承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规定:“民事活动该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诺言的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协定法》第六十条进一步规定:“当事人该当按照约定周全履行自己的义务。当事人该当遵循诚实诺言原则,根据协定的性质、目的和生意业务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守秘密等义务。”本案中,时创公司与绿辰公司签订《南亚(昆山)线路板工场微蚀刻项目合作书》,该协定订立的目的是通过绿辰公司提供两台微蚀废液电解系统成套设备以及相关配件设备,对南亚(昆山)公司进行微蚀工序废液末端电解提铜利用工程,从而两边互享电解铜的收益。该协定订立的条件就在于绿辰公司拥有微蚀废液电解系统成套设备的技术,时创公司拥有南亚(昆山)公司废液电解采纳的项目,两边分别基于技术和项目资源建立合作相干,同时根据技术和项目资源对总投资收益的贡献度确定收益分红比例,实现两边的协定目的。2014年4月3日两边基于合作相干开始迸发收益。时创公司通过接触绿辰公司提供合作的设备,知悉设备的技术方案后,应按照诚实诺言原则履行保守秘密义务,在未获绿辰公司同意或许可的情况下,不能私行利用其在合作过程中获取的技术方案,也不能将该技术方案露出给任何第三方。《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四十二条规定,实用新型专利权和外观设计专利权的期限为十年,均自申请日起计算,故绿辰公司的涉案实用新型专利权应从2015年3月2日申请日起计算。时创公司自认在与绿辰公司合作期间,自行制造了一台被诉侵权设备于2015年7月22日用于生产运作,然则无法提交其制造设备的正当技术来源,据此,本院有充分理由相信时创公司制造涉案设备的技术来源于绿辰公司,其行为明显有悖于诚实诺言原则,也违背了基本的协定义务,形成对涉案专利权的侵犯,应承担停止侵权和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关于损害赔偿额,绿辰公司主张以时创公司的赢利为计算依据。其主张被诉侵权设备自2015年7月22日开始利用,截至2016年11月2日,三台设备统共提取电解铜256104吨,价值9649956.02元,平均每台设备产值为3216652.01元,根据时创公司与南亚(昆山)公司的协定,82%的份额为时创公司所有,扣除相应的费用和资本,绿辰公司主张时创公司赢利190万元。对此时创公司认为被诉侵权设备只是备用设备,且涉案专利所涉的只是该设备中的一个部件,是以绿辰公司主张的损害赔偿没有依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六十五条的规定“侵犯专利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益人因被侵权所遭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能够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益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专利许可利用费的倍数平允确定。赔偿数额还该当包括权益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平允开支。”,本院认为,本案中提取的电解铜数量系包括被诉侵权设备在内的总计三台设备分别进行工作后提取的铜的总数量,无法精确计算出被诉侵权设备所提取的铜的数量,是以绿辰公司对于被诉侵权设备的赢利仅仅是预算,且其扣除的相应费用和资本的数额也未提供相应的证据,也系预算,故时创公司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本院根据涉案专利权系实用新型专利、时创公司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参考三台设备所提取铜的价值量,酌情确定本案的赔偿额。同时,绿辰公司为本案诉讼委托了诉讼代理人,支付了状师费,本院将根据案件的难易程度、状师为本案诉讼支付的智力劳动等要素酌情确定平允费用。综上所述,时创公司制造涉案被诉侵权设备既不在涉案专利申请日前,在整个诉讼过程中,亦未提交制造涉案设备正当技术来源的证据,故绿辰公司请求时创公司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裁判结果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七条、第一百二十条、第一百二十三条、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八项、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第一百一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协定法》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一条、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十二条、第四十二条、第五十九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九条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讯断如下:一、撤销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2016)苏0583民初10167号民事讯断;二、江苏时创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侵犯涉案第ZL201520121624.9号,名称为“一种电解槽电解板固定安装构件”的实用新型专利权的行为;三、江苏时创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于本讯断生效后旬日内赔偿江苏绿辰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平允开支算计100万元;四、驳回江苏绿辰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讯断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该当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更加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权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22350元,顾全费1000元,合计23350元,由江苏时创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22350元,由江苏时创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负担。本讯断为终审讯断。审 判 长 王燕仓审 判 员 庄敬重审 判 员 浦智华二〇一七年十一月八日法 官 助 理 徐飞云书 记 员 石敬瑀知产宝(IPhouse) 国表里领先的知识产权条文数据产物与服务提供商。首要产物:知识产权条文数据库盘问检索与可视化分析,定制化数据分析请示 。产物体验请详见 www.iphouse.cn 官网 ,产物征询010—88829799。

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商标转让 发明专利 中国商标网 专利转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