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资助当休矣

专利转让 · 0℃

       2018年年中,全国各地上半年的专利资助或已通知或在通知的路上,各省市区县局划拉划拉自己手里的预算,一声呼唤,各个代理机构各个权益人申请人手忙脚乱,小心翼翼整理好自己一沓沓的材料,复印装订,如珍宝般呈送各局,年复一年皆是如此,正所谓年年岁岁花类似,岁岁年年人也同。小编从业年数不长,仅举两例,人物场景皆为虚构,各位请勿对号入座。A君为某单元职工,营业程度中等,悲欢离合称不上圆滑,但也绝不迂腐,眼看已过而立之年,上有老下有小,单元死工资,虽说近几年沾了机构改革的光,薪水略有上涨,但对于飞涨的房价物价无济于事,A君有意跟亲戚朋友学点生意经,无法一无本钱二无人脉资源,只能作罢。某年春节,与一远房表兄同坐,表兄大学毕业后在江浙一带行走江湖,无意间谈及自己靠做专利每年拿了政府多少多少资助,A君心动,言谈中不禁多了几分肃然起敬的滋味,宴罢,A君迫不迭待上网盘问本省的各类资助政策,种种比对之后,A君拿出计算器一顿狂摁,终于选定本市某区作为自己的复兴之地。翌日,A君注册一某某科技公司,公章营业执照一应俱全,A君大学工科专业,网上下载专利数十篇,A君钻研数天,在某个阳灼烁媚的早晨,A君破茧而出,仰天长啸,遂返至书房,种种制图软件一通画,两月后,A君狂奔至邮局,一沓炽热的信封飞向蓟门桥(编者注:此时电子申请还不风靡),数月后,A君连续收到蓟门桥的答信,抚摸着烫金的大字,A君不禁老泪纵横,英雄终有用武之地,次年,A君之某某科技公司账户终于有了第一笔收入。春节,A君偶遇一远方表弟,两人相谈甚欢,碰杯频频。C君为某工厂工程师,从事产物研发,所谓研发只是老板给予的名头,某年某月的某一日,老板领来两个西装革履类似保险代理模样的人,交待C君要全力配合两人工作,C君茫然,莫非是自己偷拿钉子之事东窗事发?两人自称某某集团化知识产权公司之专利顾问,一阵攀谈后,C君摊手,表示并无任何所谓的翻新,车间随便看,工人随便问,别无他物;两人相视一笑,遂拿出笔记本,刷刷刷写下数十个题目让C君选择,C君惊诧,颤抖着划了十余个耐克标,三人互留邮箱电话。两周后,数封邮件发至C君邮箱,C君再惊,发明人一栏中赫然写着C君的大名,请示老板,老板大赞。数月后两西装又至,老板、C君及财政(老板之小姨子)与两西装密谈数小时,又过数月,老板设席,鼓励C君一番,高新认定通过如此,C君又惊又喜。次年,该工厂收益颇丰。后年,C君毅然辞职,创办某某信息技术征询公司。

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商标转让 发明专利 中国商标网 专利转让 长春专利申请